客服:
技术:
QQ:
地址:
邮箱:

明升M88

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留影

  2017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0周年。1937年12月13日,侵华日军攻占南京,此后的一个多月时间内,侵华日军公然违反国际公约,大肆屠杀城内放下武器的中国士兵和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30万人以上。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段惨痛历史的“活证”。80年岁月流逝,目前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。

  历史不因时间流逝而淡去。新华社记者历经多年,先后寻访近百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,走近他们的生活,辑图成册,为史留证。

  下图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阮定东老人手指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名单墙(又称“哭墙”)上爷爷阮家田的名字,讲述一家人的悲惨遭遇。

  记者近日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获悉,“哭墙”上又增刻20个名字。每年12月13日国家公祭日前夕,纪念馆都会把一年来新收集、核实的遇难者名单镌刻在“哭墙”上。截至目前,“哭墙”上已刻有10635个遇难者姓名。

  左上:沈桂英哭诉当年日军暴行;右上:沈桂英现已卧床不起;右中:卧床的沈桂英在大女儿的帮助下翻身;左下:沈桂英的手青筋毕露;下中:瘦骨嶙峋的沈桂英老人;下右:沉浸在回忆中的沈桂英老人(2017年8月9日摄)。

  沈桂英,1928年12月21日生。1937年历冬月二十二日,沈桂英的父亲沈传和、叔叔沈传元被日军杀死;二伯伯沈传海,被日军带走后杳无音信;姑母被强奸未遂的日军杀;家里八间房屋被日军烧毁。沈桂英育有三女一男,现卧床不起,与大女儿同住;老伴健在。

  中上:刘民生在厨房清洗餐具;中下:刘民生出门散步;左上,刘民生在自家小院门前;左中:刘民生(右)在1958年拍的结婚照(翻拍照片);左下:刘民生展示右腿被日军刺伤留下的伤疤;右上:刘民生在自家院里给蔬菜浇水;右中:闲暇时,刘民生喜欢在客厅里看电视;右下:刘民生在家中调试自己组装的音响(2017年7月26日摄)。

  刘民生,1934年7月21日生,当时住在集庆路附近。1937年冬侵华日军屠城以后,刘民生全家躲进难民区,父亲刘宣成被日本兵从难民区抓走,再没回来。刘民生被日本兵刺伤右腿,至今留有伤疤。刘民生育有一女,现独居。

  左上:马庭宝在家中和同样是幸存者的哥哥马庭禄通电线年的马庭宝(右一)家的全家福(翻拍照片);下一至下五依次为:马庭宝在窗前,马庭宝在自己家中,马庭宝进出院门,马庭宝在自家小院浇花,马庭宝在窗前眺望(2017年7月14日摄)。

  马庭宝,1936年3月28日生,当时家住南京七家湾。日本兵进城时,马庭宝和祖母、伯父、父母、舅公、二姑爹、哥哥马庭禄一起逃进难民区避难。父亲马玉泉、舅公温志学、二姑爹杨守林和许多人一起,被闯进难民区的日军用绳子捆绑着押上卡车,从此再无音讯。

  中上:王秀英的肖像;左上:王秀英在阳台上向外眺望;左中:王秀英走在楼道里;左下:王秀英在阳台上收衣服;右上:王秀英在家中;右中:王秀英在卧室内;右下:王秀英老人在雨后的小区里呼吸新鲜空气(2017年9月28日摄);中下: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,王秀英(中)和大儿子马明升(左)、小儿子马明强合影(2016年6月17日摄)。

  王秀英,1925年10月6日生,回族。南京沦陷前,王秀英家十口人到难民区避难。一九三七年历十一月十四日,日本兵闯进大难民区抓人。王秀英的伯父王长生、堂哥王菊森被日军带走,从此杳无音讯。王秀英1991年老伴去世,现在和小女儿居住。

  左上:沈淑静在回忆当年经历;右上:沈淑静在小院为绿植浇水;右中:沈淑静在自己房中;下左:沈淑静喜欢听收音机;下中:沈淑静(左二)和子女们在小院合影;下右:沈淑静在自己卧室(2016年11月8日摄,拼版照片)。

  沈淑静,生于1924年11月16日。1937年12月13日,日军进城时,沈淑静的妈妈带着家人躲进了安全区。沈淑静剃光头发、脸抹锅灰以躲避日军闯入安全区的搜捕,多次目睹日军从安全区抓人。沈淑静育有六个子女,三男三女。

  左上:袁桂龙在家中拍摄的肖像;左下:袁桂龙在家中翻看杂志;下中:袁桂龙在展示被日军用皮鞋踢断腿留下的伤疤;右上:袁桂龙在屋外走路锻炼身体;右中:袁桂龙和老伴在院子里;右下:袁桂龙在展示自己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(2017年7月18日摄)。

  袁桂龙,1934年4月22日生。当时家住红花镇夹岗门附近。父亲袁德福被日军押到家北面的王庄村,用绳子绑在大树下,当作活人靶,身中十几刀后死去;伯父袁德宏也被日军带走,从此未归。家里十几间房屋被烧毁。袁桂龙还被日本兵用皮鞋踢断了腿。他育有一儿一女,现在和老伴居住。

  中上:朱惟平在小区里锻炼身体;中下:摄于1976年的朱惟平(前排左一)全家福(翻拍照片);左上:朱惟平在小区花园里看报;左中:朱惟平在自己卧室;左下:朱惟平(左)在小区与邻居拉家常;右上:朱惟平在小区里晒太阳;右中:朱惟平在小区花园里散步;右下:朱惟平(左)和大儿子朱志信在家中合影(2017年3月21日摄)。

  朱惟平,1928年9月29日生。1937年12月日军进城后,朱惟平一家逃往难民营避难,用芦席搭建小屋居住。南京大屠杀期间,他被日本兵用托打伤左腿,至今还有疤痕,曾多次目睹被日军残害的中国百姓与缴械士兵。朱惟平育有四女两儿,1997年老伴去世,现与大儿子朱志信生活。

  中上:阮定东和老伴杨征在一起;中下:阮定东展示自己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;左上:阮定东和老伴杨征一起观看老照片回忆往事;左中:阮定东和老伴杨征翻看补拍的婚纱照;左下:阮定东在小区里散步;右上:阮定东和老伴杨征一起玩牌;右中:阮定东在自家阳台看报;右下:阮定东欣赏老伴杨征演奏二胡(2017年5月4日摄)。

  阮定东,1937年5月4日生于南京水西门附近的柳叶街。家里住房连同店面被日军炸毁。爷爷阮家田带着全家在逃难途中,被追赶来的日本兵用刺刀刺成重伤,回到老家没几天,爷爷就去世了。